儿子身上发痒,让爸爸给挠一下。爸爸照痒处使劲拍了一掌。儿子说:“这是干什么?”父亲说:“这是新的挠痒法,叫神经转移法。”儿子说:“爸爸的脸上经常发痒吧?”父亲说:“胡说,脸发什么痒!”儿子说:“不发痒,那为什么妈妈经常给你神经转移呢?”